季羡林基金会网站

女英雄王如归来,为了真理不怕牢底坐穿!

 二维码
作者:曾主席来源:季羡林基金会网址:http://www.jxlfa.cn

女英雄王如归来,为了真理不怕牢底坐穿!


尊敬的昭询兄:


看了你昨晚的短信,加之今天又是我重获新生的人间四月天的最后一天,我有责任向你道声感谢的同时,也有必要把珍藏已久的心里话向你做一汇报。我想你是懂我的,就像我一直懂你一样。

对么?昨晚我认真拜读了你2016年10月16日专门为我撰写的,题为(待到山花烂漫时)的美文,几分感慨,几番领悟。感慨的是,你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被暂时的困难所吓倒,而一如既往地坚守季老托付的重组基金会的历史使命!

而领悟的则是你一颗坚不可摧,锐不可挡的坚强的心。记得我曾问季老:中华5千年波澜壮阔的历史,为什么刘备、诸葛亮、关羽等流芳百世,为一代又一代人传颂而敬仰。而绝大多数人却掩埋在茫茫尘土,一丝一毫痕迹都没留下?

对此,季老回答:面对困难,害怕、逃避、倒下,乃平常庸人,自然被历史掩埋。而面对困难,蔑视、抗争、战胜,则是伟人,当然流芳百世。我很庆幸,通过此次考验,我终于有机会看清楚谁是不值一提的庸人,谁是令人信任与依靠的伟人。对么?

知道么?西安作家孙见喜老师在为我接风的家宴上明确宣布:我的冤案应定位“一次意义深远的文化事件”。而南方才子潘文国教授则发短信说:季承就是一条见人就咬的变态疯狗,连自己的父亲季羡林13年都不看一眼,怎么可能对社会负责对法律负责?自古善恶到头终有报,他会死的很惨!所以,我被季承所害那也就当作被疯狗咬了。

对此北京大学打电话说季承近期患了怪病,国内治不了,跑到美国也治不了。昨天西北工业大学校长、全国政协委员傅恒志院士说:王如老师这二年根本不是去磨难历练,更象是环球旅游归来,不仅身体、气色、相貌都远比过去显好,而且心态也平和多了。您下次见到我的时候,本才女已经是焕然一新、脱胎换骨。

对此,我深深地知道:我之所以能秋风化春雨,这都归功于昭询兄你在我身后默默的支持与护佑!季老在天之灵看到基金会能有你这样的传承者,定倍感欣慰。而已经被您气得患了怪病的逆子季承则,不得不在病榻上唉叹:既生瑜,何生亮?


王如2019年4月30日

仕不可以不弘毅!.jpg


(附件文章)

待到山花烂漫时(记季羡林基金会闪亮登场)

我认识季羡林基金会秘书长王如女士是在西安市,与陕西文化名人孙见喜一起。我曾经问过王如,季羡林基金会秘书长怎么没有名片,她用苦笑做答。从此心照不宣,短讯书信电话就不曾间断。

当我在北京参加华侨施乃康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亚太论坛后,致电王如要去清华大学看她时,她异常兴奋,说要让季羡林基金会所有成员穿戴整齐横幅鲜花到门口欢迎我,着实让我膛目结舌。

原来她是听说我才华横溢,经过调查还是香港曾家一个胆大之人,况且相貌堂堂,盛情邀请我出任她的季羡林基金会第三届最高统帅的“理事长”,吓得我当场拒绝,理由是这样的荣誉会冲突我原有的一片森林。当时还不知道她确实举步维艰,还不知道被北京民政局用制造敌人的缺德方式,登报通告为“非法组织”。

其实在此之前,我就看过多角度对这位女侠的新闻报道,大陆和海外对此案件说法大相庭径。在这个遍布谎言的世界里,只有高智商的责任大,只有女侠坚定的出庭步伐,一片冰心的向世人昭示,足可让豺狼生怯。只有让王如庭上的真情描述,乌云才能驱散,浑浊见底。

季羡林大师在世时,成立的基金会是挂靠在北大基金会名下,由于账目浑浊无法厘清,捐赠被业内指责挥霍一空。早就被当年思想清晰身体健康的季羡林大师按照章程行使终止权,季羡林大师另外书面授权王如教授脱离北大重新设立,王如的描述可信度100%。

可以让王如在众多的候选人下义无反顾的选择我,或许是在陕西富平六婶追悼会上隔空的一篇悼文(注1);或许是在西安亲眼看见我当场为陕西大作家陈忠实灵堂写随笔悼词(注2)。余兴未尽,回清华后看着我一小时之内创作的檄文“季羡林大师遗产必须全部归基金会”(注3);或许她已经认为曾家才子不止有才还有侠骨义胆。

当整个群体都在信仰马克思的打鸡血年代,王如教授却信仰了宗圣曾子,当问及被时代誉为当代孔子的季羡林大师为何引用的多数是曾子曰,王如誓言旦旦的说,季羡林大师在世时多次向她提起,曾子部分思想超越孔子。因此,当代孔子就被香港曾才子改称为当代圣人,从此,感性的天平倾斜。

经过无数次磨合,王如女侠介绍所有在京的基金会准成员给我认识,多次宣布我即将出任第三届理事长。盛情已难却,匹夫却有责,在冥冥之中仿佛链接到季羡林大师给予的预感,在清华大学贵宾楼甲所,恰到好处及时签了授权书,授权香港曾昭询为临时理事长,筹办第三届基金会。

从此,深深感觉到这个女侠把重组基金会当作她生命的一部分,把赶超诺贝尔理念当作余生进取的目标,把中华腾飞视为自己责任。让被季羡林大师扫地出门加上断绝父子关系的、世界上唯一高龄独子。不缺钱用而糟蹋贱卖父亲一生的藏书、国家级败家子季承永远颓废。季羡林大师看人绝对不会走眼!

不幸的是授权书签署十天内,女侠王如就被北京一中院的枉法裁判收监,理由是季羡林基金会秘书长王如保护季羡林遗留书籍的方式是偷盗行为。判决一出,全国哗然,海外哗然,司法机关公信力陡降。北京一中院却不怕开水烫。这明显是在习主席廉政眼皮底下制造的葫芦案,刻意挑战习主席的执政威望。

要弘扬季羡林奖励精神,要勇于赶超诺贝尔,要提升国家影响力,就必须组合好基金会。组合一个良好的基金会就必须远离腐败基因,选择一国两制的香港是唯一爱国行动,基金会所有新老成员都必须拥护,这就是五十年不变诺言让祖国贪官污吏触角暂时无法延伸的东方净土。

如今,基金会代表人向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递交完整的申请文件,按照行政长官条例,授权最高警务处处长罗洛芹审核,经过三次深度文字表述,获得批准成立,并且根据香港法例进行注册登记。

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从此,被视为季羡林大师生命延续的季羡林基金会或许永远落草南方、远离雾霾。季羡林大师引用的曾子名言“仕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真谛。并书写署名盖章用来鞭策女侠王如以振兴基金会的动力。这朵山花,即将在南国发挥正的能量。

季羡林基金会第三届理事长曾昭询撰文 2016年10月16日(基金会获批准日)

t01d5baecd541ca2111.jpg


(注1)

季羡林基金会临时理事长悼六婶

石川河的河水流淌过又干枯了,从渭南富平时而涓涓流向渭河,前几天仍然带着丝丝欢笑,新春正月迎着远道而来的华侨宾客和香港客人。

今天怎么呜咽,与黄泥为邻一生笃实淑娴的六婶撒手人寰,顿觉渭水是在低吟,风沙好像短哽,明日出殡六婶请一路走好。

陕西黄土埋天子,

富平泥屋造淑娴。

邓州襄阳本华夏,

六婶何处不故里。

香港曾昭询悼唁2016年3月6日

350112411598432948.jpg


(注2)

季羡林基金会曾昭询现场吊唁陕西作家陈忠实

只要您已经在平凡的世界留下真情,就可以无牵无挂的走。在另外一个世界,或许,你会更加洒脱。尚未完成的作业,将有来人续卷,何况您已经接近满分。

季羡林基金会曾昭询2016年5月3日


(注3

季羡林基金会王如女士舍命抢救的季羡林遗产必须全部归还基金会!

又一轮沸沸扬扬铺天盖地的网络雪片,在六月温暖的北京围绕着季老大师的儿子、82岁季承老先生。海淀区法院的击鼓声,在神州大地散发着异响,季承从美国回来要通过判决手段将父亲生前捐赠给北京大学的遗产讨回去变卖。

北京大学背着这么多年的恶性缠绵,背着“夺人财产”的重大嫌疑。有了前车之鉴,被王如“盗窃”的全部书籍铜像让公安“神速破案”后返还给季承,季承早就将之变卖瓜分了,这就是被判刑的王如始终没有认罪的最大动力。如果继续被讨回去就意味着季羡林大师在阳间所有遗物即将被儿子卖光套现,北大也就必须背水一战,誓与季承无理要求来一次鱼死网破,让北大法律系从理论走向实战,也让北大学子们空前未有的感受曹丕“七步成诗”产生经历,核对道德准则三字经“情、理、法”的检验标准。

回顾往事不尽唏嘘,望天长叹斯人已去。季羡林大师在世时,儿子季承13年未踏家门,家眷无一入室,老父望穿秋水。晚年也只有秘书李玉洁和众多学生朋友相陪,骨肉已离朋友在,亲情灭失或有因。不孝,成为伟大学府遗漏的课程,变卖家产,或许会成为发家致富偏方!

北大,曾是大师母校,清华,尽是大师桃李,近一个世纪来,这里早就是世人皆知的大师情怀。晚年,孽子无情人有情,临终,大师的精确选择,就是把毕生遗产捐赠两校,筹备和成立“季羡林基金会”,遗嘱经过权威见证,一言九鼎,在法律上谁也无法逾越和擦边。

王如,就是遗嘱的受益人,要不是在2012年北京海淀区公检法办理的一次超级葫芦案殃及季羡林仅存的书籍,也许,这个美丽高贵的女神也就永远是一位普通教授,当海淀区公检法在全世界镁光灯之下坚持葫芦治国,成就了伟大的女神必须昂首阔步面对世界。

如同季羡林大师生命的延续----季羡林基金会在纠缠中尘封多年,如今,已经石破惊天的、如东方启明星一样照遍神州大江南北,基金会章程里的宗旨如同向全世界宣告,中国即将有赶超“诺贝尔”的时代先驱出现。

基金会确立了立德树人,让中国学术科技奖励风气快速改变方向,朝着世界真正接轨。抛砖引玉,引导泱泱大国领航世界尖端,这是一个赶超“诺贝尔”的明日之星。与全世界人民共同创造道德、学术、科技颠峰盛宴,即将成为特色中华民族一道风景线!

判决,已经不能成为话题,北京大学和季羡林大师儿子季承的诉讼结果,输和赢已经不是结局,祖国司法公权力正与负意味着季羡林大师文化遗产断层是与否!也是全世界热爱大师的人民拭目以待头等大事。

季羡林基金会(重组委)曾临时理事长   201664 日清华贵宾楼787399868577019294.jpg()

812999845718077955.jpg

()

季羡林.jpg

()

可以做封面的图片2.jpeg

()

季羡林铜像奠基仪式上.jpg